灵鹫金栗

愿上帝赐你别的人都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wondersteve】致两千年后的你

四线小城电影都下映好长时间了还是超级爱他们两个!
OOC注意_(´ཀ`」 ∠)__
一堆BUG,只看过电影其余全靠脑补……方
颤抖着发出去第一个长篇同人(´╥ω╥`)

亲爱的戴安娜:
久不通函。
此时我看着泛黄的信纸,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我尽我所能温和的讲话吧,尽管这并不能掩盖我的喜悦与激动。
你好,亲爱的女神。

我在美国所学习的似乎都消逝在漫长的岁月中和英国遮天蔽日的灰云里,现在我是真的略有些词穷。我的祖籍是在美国,那里教会我自由与信念;我的第二故乡应当是英国,那里磨砺尽了我身上的浮躁与狂暴,因此我才如此得体的出现在你面前。四处奔波的体验并没有使我太想家,在军营我只是天天看着天空的星星,漫无目的的瞎想。
此时我心情沉静如水下石。

我再次词穷了。请允许我蘸蘸墨续写。
我出生在美国——人尽皆知了。我的童年较为色彩斑斓,欢笑与泪水一并存在,安慰与呵斥和同样悦耳。但我的父亲早逝——我甚至没有见过他,也没记清他的模样。我的母亲也过早的离开,她也叫戴安娜。她是我前半生的悲哀,是我心里的一道裂缝。母亲热爱天空与宇宙,尤其爱我的眼睛。那和你的父亲一模一样。她说。
最后她重病弥留之际,看着远处桌子上父亲的相片,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可能在身后之地,他们又一起翱翔了吧。抱歉让你听了这个不算快乐的故事。我太想找人述说了。

由于以上缘由,我选择了飞行员。成为间谍则是误打误撞,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曾经在天空飞翔,和同伴一起训练。天空没有那么蓝,伦敦的天灰蒙蒙一片,战场上硝烟会糊住任何赏心悦目的东西。我的一个战友路德(时间太快,我已经记不住他的姓了),他的眼睛是真的蔚蓝。可惜他最后殉职,尸身都没能找到。他曾经咧着嘴傻笑着搂住我的脖子,蹭我一脸灰,从大衣内侧掏出一张陈旧却干净的相片——他的未婚妻。黑白照并不能掩盖的温婉,他真的爱她。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有幸坠入天堂,然后被一个美丽的姑娘救起来。

我毕业后不久战争爆发,欧洲硝烟四处弥漫。美国一开始按兵不动,我也乐得自在。毕业旅行我到处跑,加州的阳光明媚灿烂,夏威夷的热夏海水正蓝,林肯纪念堂处正可以观赏夕阳——美丽的恍若前半生的一个梦。闲暇在家里听唱片,有一只叫托尼的狗,他在我脚底下盘着,暖烘烘毛绒绒一团。黑胶唱片的唱针颤抖着,沉郁优雅的歌曲缓慢的渗入时光,把它染成旧黄色。慢摇与爵士装点了我庸碌的生活。
我的心愈发烦躁,新闻上战争的消息即使是只言片语都能使我烦躁不安。我拔掉电源,却无济于事。

美国在一点点的派兵。
军中看好我的一位上校曾经是我的老师,他约见了我一次,用他的黑眼珠盯着我,看得我心烦意乱。然后他说,你已经尝试什么都不做了,而你也得到结果了。袖手旁顾,有何加益?

然后我恍惚了月余。堕落的一个月的生活不是你能想象的,如今想来宛若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阴影。飙车,斗殴,吸烟,酗酒。但就算再出格,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个月后,我将托尼托付给邻居伍德太太——一个善良的老妇人,她的儿子比我小点——自己应召入伍。

这才是我故事的开始。
开始的训练严酷无比。那些模仿战场的泥地与铁栅栏,网墙与战壕,日常的跑圈,训练员震耳欲聋的吼声和精神侮辱,那简直是噩梦。不谈也罢。只在每天晚上不知何时会被喊醒的不安睡眠中得以缅怀过去,但实际也没什么可缅怀的。紧绷的肌肉放松,抽搐,像触电了一般。

接着我的人生转折点来了。
炎夏的一天,上校来到军营,提前通知我我是支援欧洲战场的人员之一,有可能被分到情报局工作。让我仔细考虑。
我辗转反侧一晚上。骨子里热血沸腾。哈,扬名立万,功名成就,衣锦还乡。年轻的小伙子,满脑子荣誉。战争可是吃人的玩意。
我答应了。

于是我奔赴战场,从事对德间谍工作。我在英国人国会里看那些绵里藏针的议员唇枪舌剑,在德国人战壕里和德国人一起打仗。我记得路德和弗里茨唱的莉莉玛莲,他们都有亲爱的女孩在柏林。圣诞我们合唱的圣诞歌,我发现我的德语英语说的同样流利。世界本该是和平的。

我看着那些意气风发的男孩们葬身战场,他们崩溃哭泣,听到巨响都下意识的颤抖和蹦起,闻到硝烟就腾地起身站的笔直,礼花都是炮弹,打招呼都是袭击。而我承受着更大的折磨。这些人都是我朝夕相伴的人,我如何能保住一批,而害死另一批呢?这是个无解的难题:在你手握矿车操纵柄的时候,一个人和五个人同样重要。
这时权利与荣誉又有什么要紧呢?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最后我离开了那里,还是做老本行飞行员。靠着积累的军功和好几次不经意间的“指挥”,我拿下了上尉军衔。
然后就是你所熟知的事情了。我不想渲染得自己像个英雄而让你伤心,那并不是我本意。战争中没有人是无辜的,我也有罪,为了国家我牺牲个体的生命,这符合部分人的观点,却不符合道义。

人命如草芥,战时不值钱。

我在此处顿笔良久,不知如何续写。
我今天做了个梦。蓝天,白云,平原。你,我,萨米,酋长,歌唱家。我们捧着啤酒杯碰杯,金黄色的酒液溅出,倒映着阳光。我还没来得及尝一口,就醒来了。

如今枯坐,笔悬良久,心中万言,竟无处可去。

戴安娜,亲爱的,我不后悔死去。
不要自责,救我不是你的责任。不要愧疚,不要悲伤,我只是一个过客,指引你更好的进入人类世界。我是个不称职的导师,工作到一半就甩手离开。
对不起。真的。
我尽量不使这成为一篇老古董唠唠叨叨的说教。你是神之女,希波吕塔女王的女儿,你具有神性。可是我看到了你身上宝贵的品质,那是人性——坚强,执着,善良。你闪闪发光,你是世间难遇的璞玉。我不知道现在的世界成什么样的了,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不会变差的。人性本善。我坚信。
你那么好,要照顾好自己。
想必你已经学会很多,不需我多加唠叨。什么都不重要。你要有几个朋友,好好照顾自己。

我多么想面对面告诉你啊。
成为凡人即学会去爱。我是凡人,我爱你。
在无限循环的宇宙之野,在流淌无尽的时间之涘,在混沌无序的身后之地,我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爱你。
若有一个人为你奋不顾身,那必须是我。
即使我并不期望你报我以相同之厚遇。

你生于过去,长于现在,而将永存于未来。
时光已逝,故人已矣,忘了我吧,亲爱的戴安娜。
永远爱你的
斯蒂夫 特雷弗
PS:我最后的愿望:帕拉德斯街6号。就当帮我个忙,戴安娜。

戴安娜推开厚重的门,尘土扬起。古朴的厚重感让她莫名的想起斯蒂夫柔顺的字迹。店铺里很少打扫似的,店主是个老头,趴在桌子上打盹,被她惊醒。他挠挠头,
“呃,小姐…您需要什么吗?”
她环顾四周,这是个钟表店啊。
“您好,您认识斯蒂夫吗?”
她迟疑不定的说出来。
“斯蒂夫 特雷弗。”
“没有啊。不认识。”老头打了个哈欠,“这是钟表店,您是有表要修了?”
她想,也罢,就修个表吧。她拿出来那个老式表,用手捧着。老头要接过去,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小心,别摔坏了。老头翻个白眼,开始研究这块表。
“款式挺老,”他嘟嘟哝哝,“这种表一般都不简单。”他拿螺丝刀小心翼翼的做着工作,“我试试吧。”
戴安娜紧张的看着他。
“不行。”老头叹了声,“这表多长时间了?几十年了吧?修不了。”
戴安娜也没多失望。多少人都修不了呢。她拿起表装好后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小姐,您开过这个表吗?”老头突然叫住她。她惊诧的回头,老头走过来从她手里接过表,摆弄几下,那个表打开了。
手表的后盖上刻着字,字迹凌厉张扬。
给我爱的戴安娜。

跨越了多少时间,多少年啊。她看着手表精致的齿轮,如今他们已不再转动。
她收起表,拿出钱道谢。老头子摇摇头。
“唉,姑娘,我也没帮你什么忙,表也没修好,要你钱干嘛呀。”
戴安娜笑笑准备离开。临走前顺口问一句,“您是?”
“罗纳德 伍德。”
她走出店门,天际已经暗下来。
“离别真的就是死去一点点,斯蒂夫。”
她轻声说,却无人回应。
——the end——

萌新瑟瑟发抖(´╥ω╥`)各位看官轻拍

他们相遇六天。
第六天的午夜,第七天的清晨,
一个从天堂直下人间拯救世界,
一个从人间直上天堂拯救今天。

献给我爱的戴安娜和上尉,谢谢你们彼此相爱,也爱这个世界。

辣鸡中考我要复习啦😭

看完神奇女侠…好看的没话说。
音乐超燃,加朵超级美w派派好萌啊qwq
Steve和Diana,我吃这一对一辈子。
插叙描述,内容一点也不枯燥x当然也可能是粉丝滤镜
以下微量剧透。

“我爱你。”
宛如一个套路剧,上尉(舰长hhh)给了Diana一块父亲的手表,然后离开。
所有我爱的Steve都在飞机上牺牲了。
妈的这个一点也不儿女情长…他们家国天下,他们战斗,他们相爱。
一开始剧情挺轻松的…公主把上尉从海里拽出来,他俩一起私奔(?)。超可爱的Diana和快被她逼疯的、要应付她无限问题的Steve Trevor,在女装店试第226套衣服,还有上尉那个胖妹子秘书。
然后略去无尽的欢笑和颜值爆表加朵派派。
最搞笑的是天堂岛女王问派派你是谁的时候后面小哥说是舰长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后来是战争。他们赢啦。拯救了许多人。
在那个雪天,他们跳着舞。篝火明明灭灭,雪花纷纷扬扬,他俩拿着啤酒碰杯,年轻的军官起身邀请她跳一只舞。
又是一支舞。
然后他们拥抱着,在雪幕下,跳一支舞。
他看着她棕色的眼睛——里面的灵动和坚韧。他想起白日战场上她所向披靡,她的动作灵活的像跳舞。褐色的头发和铜色的头箍在炮火中闪光。
她看着他蓝色的眼睛。蓝的像天堂岛的海。
人们欢快的乐声传到耳际。
“人们平常没有战争的时候就这样吗?”
“对…他们买早饭…结婚。”
上尉笨拙的回答。
“那是什么感觉?”
哈,你又开始问问题啦。
“我不知道。”他说。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就是你现在的感受。
他们的最后一支舞。
Diana杀错了人,Steve开始相信她口中似乎荒诞的神话传说。他在战场上留给她父亲的手表,孤身奔赴命运最后的、荣耀的火光。
我想让他们在舞会跳一场舞,但WW推开了Steve。最后上尉笑的特开心,点燃了背后的可燃气体。
“我要是早点相信你就好了。
    我来拯救今天,你来拯救世界。”
想到了她吧?
“我们都有自己的战斗。”里面那个小个子说。他想当个演员,却生错了肤色。
他和她完成了自己的战斗,只不过他走了。
讲真……又是一个Steve……又是一支舞……这个未亡人的套路可以停止吗……
最后回到当前,Diana是Wonder Woman,她放下过去,她继续拯救史蒂夫·特雷弗上尉拯救过的今天。
“谢谢你把他带回我身边。”
我依然在等,怀抱冥顽的热忱,看草木渐深。

这个家国天下的片子沉迷CP好像不太好…但是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BG!我爱他们俩!
妈的我给隔壁小哥说没彩蛋,他居然点点头还等!难道我会坑你吗?
翻白眼.jpg

影院出来的时候,呼吸着略微潮湿的空气,天边仿佛有雨云积聚。
反正不会下他们跳舞那时的雪。
没有你的第千百个雨夜,又要到来了。

Daniel错在说了太多的爱,而Mark错在一个爱也没有说。

随笔

Mark记得那年的雪下了满满一层。他穿着短裤跑回宿舍,脚下的雪咯吱咯吱响。他带着一身寒气推开门,就可以见到Wardo穿着西装在门里微笑,向他递来一杯热水,然后唠唠叨叨的说他昨天晚上熬夜到几点几点,顺便和Dustin闹腾,搅的宿舍一团乱。
而如今凌晨3点,窗外雪纷纷的下。Mark在FB大楼顶层,看着手里一张来自新加坡的婚礼请柬。
他总觉得在凌晨会有人喊他睡觉,熬夜后会有人给他吃的,天冷会有人扔给他新的连帽衫。可是他凌晨或半夜在办公室的电脑桌前醒过来,就只感受到椅子上皮 .革的冰凉,胃里翻搅的刺痛。
外面的雪变成了雨,打在玻璃上。
下雨了啊。他想。

the Traveler

一篇游记。

画面从极北的冰雪大国开始。画面中的宫殿圆润的顶上绘着鲜艳的颜色,天空中白雪飞扬。街道上人们裹着大衣,毛茸茸的帽沿承接雪花,晶莹一片。
教堂里的照片,穹顶高极了,从某个点线条开始变得圆润柔和,最后终于聚在了一起。一排排的木椅上寥寥几人,神父依旧闭着眼睛唱颂着什么。仿佛这个民族特有的、复杂的音调在耳畔环绕,低沉柔和的像丝绸。
“我的孩子……你在忏悔什么?”
他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你不知道如何回答。你也认为不需要回答。于是你看到“他”转身走出去,听见若有若无的叹息。
雪越来越大了。

第三张照片是在你熟悉的地方,向南,向南。翘角飞檐,龙吟凤哕。你看见龙摆着尾巴龙须飞扬,终于定格在宫殿的上方。自古王气所钟之地。白色的石块雕成繁复的花纹,神兽栩栩如生似乎就要跳出来怒吼。鲜红的颜色布满宫殿各处。地砖摆着正方形,一圈一圈直至九九归一。向来人迹罕至之地早已杂草丛生。不知又有谁的尸骨谁的故事成了肥料,葬身在古老皇城之下。帝王主江山,主社稷,佑国祚绵长,无暇顾及这些小事。你看着四四方方的宫墙将天空割裂成方块,仍不知为何人人偏要自困于此。

第四张。古佛青灯,木鱼声声。绵长悠然的念经声飘散在空气中。僧侣双目紧闭手握念珠,便好似如定一般,只念完一遍转动一颗。佛祖慈悲的目光望着众生,悲天悯人。佛前的烛光跳跃着,似乎早已不耐着寂静深山古刹里的生活。寺外的竹林被僧侣悠然的声音灌溉的久了,便自然翠绿如洗,不染红尘。

本以为下面的照片都温暖温和如南方秋日的阳光般温煦,不料下一张便又遇了冰雪。

又是厚厚的雪地,行走后的脚印都被温柔的覆盖。这是北方少有的不冻港。奔流的水裹携着雪花,白色的精灵翻卷进了黑色的水流。酒吧中少有人声,坐下喝杯当地的啤酒,凳子与门皆是木质,吱呀吱呀的发出响声,似是不喜冬天的到来。墙上的船锚,船舵,渔网与空气中海风的咸腥混杂,勾兑出维京海盗的神秘气息。仿佛黎明到来,船只踏着浪花又走上征途,本来的幼童已经成为战士,长眠沙场不能还乡。

已经到了西方。

行囊再度背起,靴子又踏上土地。这里依旧不是游人的归处。你跟随着他漂洋过海,继续前行。
这里在大陆的最西方,潮湿的空气让人胸口发闷。巨大的钟塔报时的声音厚重低沉,给你无尽的压迫感,仿佛一群猫头鹰飞起,巨大的翅翼掠过天空不发出一丝声音。
雨绵绵的下。石头城堡伫立在天地之间仿若中世纪的勇士。你看着书页上钩连繁复的花体字句,一个个字母组成优美的诗句。笔尖的墨一点点渗入羊皮纸,墨香弥散。博物馆中琳琅满目你目不暇接,逐渐在这些物体中拼凑清楚历史的轨迹。嚣张的过去,无敌的过去,世界的大门敞开,舰船破浪前进,征服海洋。这都在泛黄的书页里无人问津。
你终于明白她令人动容的骄傲。当金雕见过高山蓝天,它就不屑于金笼,宁愿抱着信仰死去。

第七张的浪漫国度。这里的天气永远明媚温暖。阳光撒下的金色光芒从树叶的缝隙中透出撒罗在地上,金灿灿的像金子一样。街头艺人拉着手摇风琴欢快的摇晃着脑袋,哼唱的歌曲尽管你听不懂但还是觉得内心舒畅。白鸽振翅飞起,孩子们欢呼雀跃。这里便如茨威格笔下的文章,流水般温柔温暖,让人依旧相信童话。卖花小伙子的笑容明媚,给买花的姑娘们一连串的赞美。金色阳光照耀在河水上,浮光跃金。田野小路里乡村女孩子推着自行车,筐里的鲜花明艳,好似这里从来没有过战争。所有人都被这里的明媚打动。

“现在我回到了我出发的地方。已经是秋天了。街边的梧桐抖落了叶子。太阳不再热烈,转而变成温柔的和煦。对面的公寓在秋日暖阳的照耀下产生了一片阴影。我盯着看,看到眼睛刺痛,内心却开心极了。”
“我用了很长时间看这个世界。我眼中的世界已经是和平的,似乎从来就没有过战争。偶尔的阴影我也不觉得失望,因为阳光明媚灿烂,有阳光的地方必然有黑暗。”

最后一张照片是博客主人的唯一一张有人像的照片。主人公受了惊吓似的抬起头,这才能看到他的面貌——金色的短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芒。他的眼睛蔚蓝的像头顶上的天空,像清澈的海面,里面似乎有星光闪耀,又似乎是月夜的波浪被月光照亮,映着点点星芒。
眼里有着一片海洋。
你几乎陶醉其中。
这片汪洋你想刻在记忆里,偏偏刻在了心里。

你想起了意大利美丽活泼的姑娘。她碎花的裙子垂到脚踝上方,在阳光下捧着书籍阅读,低垂的眼睫被阳光镀上了金子似的光辉。
你曾经赞美过她的美丽动人,而现在你感觉回到了那个时候。

你迫切的想向他写信。
于是你关上电脑,旋开墨水瓶。
笔尖在微黄的纸上跳舞。
窗外阳光灿烂。

the end

没错这就是队长刚破冰而出之后环游世界适应世界的故事啦……其实勉强当个随笔看也是可以的(*/ω\*)不会有影响哒√

音乐随身听:

【黑金民谣】Aeternus - Celtic Harp Solo

一首优美动听的竖琴短笛合奏,纯正的凯尔特曲风。如同唱片清冷的封面,音乐描绘了挪威远古的森林,暗野的精灵,寂静的山脉,以及无垠的冰原……

Aeternus是挪威第二批黑金属浪潮中出现的一只大器晚成的乐队。乐队成立于1993年,早期的风格定位原始黑暗金属。这张Beyond the Wandering Moon是乐队1997年在Hammerheart Records旗下发行的第一张全长作品,制作十分精良。

全職年表整理

溱蓦丶弱水三千:

禾火Minaret:



呜啊——这个好有用—— 


風止浪無平如鏡:



2014/2/21,那個啥,蟲爹說黃少14歲的設定


2010年前默認18歲出道(默認最小成年規則未改)


鄒遠、劉小別出道年未提及默認17歲出道


樓冠寧、包榮興、莫凡原作未提及年紀因此不做推論


2032年第十賽季興欣冠軍默認


邱非年紀成謎(永遠的18歲)不列入


因為第九賽季舊嘉世解散,因此轉會人數非常多


有勘誤麻煩跟Lo主說一下整理到眼殘了(ry


大概以上




Ready?




1993年 9/28 魏琛出生



1996年 3/31 韓文清出生

            5/01 林敬言出生

            未知 蘇沐秋出生



1997年 5/29 葉修、葉秋出生

1998年 2/24 張佳樂出生

             8/17 孫哲平出生

            11/21 楊聰出生



1999年 2/20 鄧復升出生

            7/06 王傑希出生



2000年 1/11 張新傑出生

            2/10 喻文州出生

            2/18 蘇沐橙出生

            5/13 李軒出生

            5/20 田森出生

            6/23 肖時欽出生

            8/03 楚雲秀出生

            8/10 黃少天出生



2001年 11/20 方銳出生

            11/24 周澤楷出生

            12/22 吳羽策出生



2002年 1/03 安文逸出生

            4/13 唐柔出生

            6/24 許斌出生

            9/22 于鋒出生

            11/11 江波濤出生



2004年 4/16 唐昊出生

            7/08 鄒遠出生

            12/2 孫翔出生



2005年  7/07 蓋才捷出生

             9/12 劉小別出生

             9/14 羅輯出生



2006年  5/25 戴妍琦出生


             10/7 喬一帆出生

2007年  3/15 高英傑出生


              8/24 宋奇英出生



2009年 11/30 盧瀚文出生



2011年 葉修離家出走,遇到蘇家兄妹(葉修15歲)(默認5月後遇到)



2013年 冬 榮耀第一區開服



2014年 冬 榮耀第二區開服/覺醒任務公告可能



2015年 夏 蘇沐秋死亡

       秋 榮耀聯賽第一賽季開始

          葉修、韓文清、魏琛、吳雪峰出道 

       冬 榮耀第三區開服/覺醒任務更新/55級上限更新



2016年 夏 第一賽季冠軍嘉世 

       秋 榮耀第二賽季

          張佳樂、孫哲平、林敬言出道

       冬 榮耀第四區開服



2017年 夏 第二賽季冠軍嘉世


             魏琛退役



       秋 榮耀第三賽季 

          王杰希、楊聰、鄧復升、張偉、趙子楊出道

       冬 榮耀第五區開服/神之領域更新



2018年 夏 第三賽季冠軍嘉世

          吳雪峰、郭明宇退役

       秋 榮耀第四賽季

          張新傑、喻文州、蘇沐橙、李軒、田森、肖時欽、楚雲秀、黃少天、李亦輝出道

       冬 榮耀第六區開服/全明星第一屆



2019年 夏 第四賽季冠軍霸圖

          季冷退役

       秋 榮耀第五賽季

          周澤楷、方銳、吳羽策出道

       冬 榮耀第七區開服


            孫哲平退役



2020年 夏 第五賽季冠軍微草 




       秋 榮耀第六賽季

          許斌、江波濤、于鋒、周光義、朱效平出道

       冬 榮耀第八區開服

          江波濤轉會輪迴、孫哲平退役



2021年 夏 第六賽季冠軍藍雨

          賈世明轉會皇風

       秋 榮耀第七賽季

          孫翔、唐昊、劉小別、鄒遠、周燁柏、楊昊軒出道

       冬 榮耀第九區開服



2022年 夏 第七賽季冠軍微草 

          周光義轉會百花、方士謙、張佳樂退役

       秋 榮耀第八賽季

          喬一帆、高英傑、肖云、戴妍琦、張奇、趙禹哲出道

       冬 榮耀第十區開服

          葉修退役、孫翔轉會嘉世



2023年 夏 第八賽季冠軍輪迴

          張佳樂復出霸圖、林敬言轉會霸圖、鄧復升退役、賈世明退役、肖時欽轉會嘉世、賀銘轉會雷霆、劉皓轉會雷霆、于鋒轉會百花

       秋 榮耀第九賽季

          盧瀚文、蓋才捷、樓冠寧、秦牧雲出道

       冬 榮耀第十一區開服

          舒可欣、舒可怡出道、魯亦寧轉會雷霆



2024年 春 興欣挑戰賽冠軍

       夏 第九賽季冠軍輪迴

          肖時欽轉會雷霆、李亦輝轉會三零一、孫哲平復出義斬、許斌轉會微草、唐昊轉會呼嘯、周光義轉會百花、王澤轉會神奇、申建轉會神奇、張家興轉會雷霆、賀銘轉會神奇、劉皓轉會呼嘯、郭陽轉會呼嘯、孫翔轉會輪迴

       秋 榮耀第十賽季

          趙子楊退役、林楓轉會呼嘯、方銳轉會興欣

          唐柔、包榮興、羅輯、安文逸、莫凡、宋奇英、曾信然出道

       冬 榮耀第十二區開服、白庶加入三零一



2025年 春 嘉世挑戰賽冠軍

       夏 第十賽季冠軍興欣


            林敬言退役



【APH同人·苏中】泛滥

 泛滥

【苏中,苏露异体设定w】

    车厢外雪花飘飞,银白色的土地让人浑身发冷。这个月份几乎是这个靠近俄罗斯边界的省份中最冷的时候。我在车厢内吁了口气,白色的雾似乎变成了冰晶落到了手心。紧了紧围巾,我坐上火车,来到了黑/龙/江。

    时值1992年12月。

    在1992年的最初,先生——就是我们的大哥,一声不响,独自一人,从北京繁华的城区搬到了不知道哪个旮旯的小乡村。而我们,这些几乎可以用“冷酷”来形容的弟弟妹妹,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我,则是最近才猛地想起这件事,想起离我踏上大陆,不,是见到先生,已经好长时间了。

    先生不打一声招呼就搬走的后果就是,濠镜和嘉龙动用了所有的人脉,才找到了先生的所在地。不过这消息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了。

    以上,就是事情的起因。

    直到上了列车,我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让先生干出很多事了。

    下车到了村子,我向村民问路,一开始热情淳朴的村民们得知我们是去找前几个月来的那位先生,瞬间变了个脸色,指了路就急忙走开了。我们诧异,但也没放在心上。我顺着田间的小路闷头走着,想着找到了先生一定要狠狠说教一番,多大人了还让弟弟妹妹担心。

    离近了,便看到一团金灿灿的光晕,加快步子走近一看,吓了一跳。

    一栋摇摇欲坠的老宅,呆板古老,像一位上了年岁的老人皱着眉头拒绝任何人的接近,但是向房子下一看,就不一样了。

    金黄色的花田散发着金黄的暖晕,在凛冽的冬风中轻轻摇晃着,好像在唱着一首赞颂太阳的歌。金色的暖流一下子将我们包围,它没有温度却能称之为暖流,没有颜色却知道它是金黄。这寒冷的见鬼的天气被驱散了,不敢靠近。好像冬日的阳光,照亮了让人浑身发冷的雪地。

    寒冷的北方,竟有这般温暖的所在。

    我们拨开两米多高的向日葵林,迈步进了老宅。

    进门先看到一个巨大的木屏风,刻着大朵大朵的向日葵,栩栩如生。绕过屏风是厅堂,八仙桌稳稳的端坐在厅堂的靠墙正前方,左右各摆一件太师椅。厅堂正中有一个暖炉,想必是先生特意放置的。左右有两排客人坐的椅子。上面的雕花内容繁琐,刻的是百鸟朝凤,根根羽毛都精细可见。可见其吹毛求疵的程度。

    我踏上摇摇欲坠的梯子,迈步向前。梯子吱呀吱呀的叫喊着,脚步落下,蓬起一层灰尘。抹干净以后,楼梯扶手依然光可鉴人。

    楼上的书房让我更为震惊。成千上万本古籍,以及窗棂上不合时宜的雕花——死一般寂静的白桦树林横七竖八的掩埋在雪下,有的平地拔起,似乎追随着铁路伸向远方。另一幅刻了一颗星星,两把铁具——没错,只有这些。

    我猛的抬起头——先生去哪了?

    心中一阵恐慌涌上来。看着满目的灰尘,又缓缓明白过来,大哥又走了。

    扫视着屋里的家具,我又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这些木制家具取材,全部,全部都是使用了白桦。

    我记得白桦的原产地,是极北的远方。

    我抱着疑惑的心情下了楼,出了这栋老宅。按照村民指的方向去了大哥的田地。

接下来看到的景象让我惊讶的跳了起来——你们知道这对于一个淑女来说是极为少见的——我不得不用洋人的那套来形容我的惊讶——

    “哦,我的上帝!”

    眼前又是向日葵,一大片向日葵。

    它们似乎将阳光储存了起来,导致靠近他们的人几乎都会感觉到它们发自内心的热情,感受到不知从何而来的热量。它们之间洋溢着的温暖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想要触摸——我步入了这片明亮的花田。我终于明白了这种花朵的魅力——不是美丽,而是魅力——不漂亮,不华贵,但却亲和,温暖,缄默。它们的温暖是缄默的。

    我们明白再找下去也是无果,便向这向日葵告别,又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列车轰隆轰隆的驶向远方,抛下了一大片又一大片寒冷的颜色。糟糕,我又开始想念那大片的向日葵了。

    在列车上温暖气流的包围下,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

    那些金灿灿的向日葵,那些沉重的白桦木,那些不合时宜的雕花,是不是刻在了大哥的心里?

    是不是……暗示了某个人?

    我头疼的像是千万根针在扎,脑中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断层,突然跳出来几帧似乎已经久远的、幻灯片似的回忆。

    大哥和铂金头发的人面对面站立着,那人手中拿着一束开的正盛的向日葵;大哥和一个铂金头发的人手拉着手,顶着一面鲜血似的国旗,上面有着铁具和星星。影片的背景似乎是苏联的月台,背后白桦木从雪地里拔起伸向远方;鲜血似的国旗从一个恢弘的欧式建筑前换换下落,换上了俄罗斯的三色国旗,那个铂金头发的人慢慢地消失……

    我恍然大悟,老宅和花田里的向日葵,繁多成林,就像大哥对那个人的思念一样——

泛滥成灾。

    车厢外雪花飘飞,银白色的土地让人浑身发冷。这个月份几乎是这个靠近俄罗斯边界的省份中最冷的时候。我在车厢内吁了口气,白色的雾似乎变成了冰晶落到了手心。紧了紧围巾,我坐上火车,离开了黑/龙/江。


FIN


备注:

设定: 1、此为国设,湾湾视角。 

       2、因为湾湾回归大/陆比较早,所以知道的比较多,关于苏熊的回忆啥的只有湾湾和王老板知道。设定为苏熊死后王老板伤心到了离前/苏/联最近的地方生活,为了不让湾湾知道猫腻请亚瑟封闭了湾湾的记忆。【自认为bug超多qwq但是不知道怎么改

       3、向日葵是前/苏/联人民最喜欢的花,同时也是苏熊的代表花。

【嘤嘤嘤第一篇文好激动【不你